1. 首页
  2. 足球比分

张振新死亡属实,先锋系群龙无首之际,汇源竟以果汁抵债?

根据英国政府出示的死亡证明,先锋集团董事长的死亡消息终于被坐实。

10月5日,先锋集团突然发布了其董事长张振新去世的讣告。消息一出,外界的第一反应不是缅怀,而是对张振新是否为"假死"展开了激烈的讨论。

这样的反应也实属无奈:先锋集团目前背负巨额债务,情况不容乐观,投资者和债权人们更宁愿张振新是假死,也不愿承认他的离世。

虽然在发布讣告后,先锋集团又立即发布了一则公告,宣布在张振新去世后,先锋系目前的主要工作会由先锋集团CEO张利群形成的高管团队负责,但少了掌舵人的先锋集团,注定会受到来自借款方的兑付压力。

急缺现金流周转,"先锋系"却在此时收到一箱箱用来抵债的汇源果汁——"先锋系"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近日公布了一份以物抵债的公告,公告上的四家借款企业均来自汇源集团旗下。

消息显示,来自汇源集团旗下的这四家公司在平台的借款项目总金额为400万元,还款日为8月初至8月中旬,债务逾期,这四家公司选择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抵债。

昔日汇源果汁花费上亿,抢占央视春节广告档,春晚小品演员们走亲访友,手中拿的也必定是汇源果汁礼包。

国民果汁品牌汇源,从什么时候开始,面对400万的债务也要化身"老赖"了?

1992年成立的汇源集团,以纯果汁发家,一句"喝汇源果汁,走健康之路"的广告词,将喝果汁标榜为健康生活的标志,国人喝果汁的习惯,就这样由汇源培养起来。

到了2000年,汇源已经达到年销售额12亿元,并以23%的市场份额雄踞果汁产业榜首。随后,汇源得到德隆5.1亿的资金支持,不到两年时间,就新增20余个大型生产基地。

虽然这次合作因德隆状况恶化而终止,但汇源董事长朱礼新也从此学会了利用资本。2007年,汇源成功登陆港交所,筹集资金24亿港元,上市当日,汇源股价更是上涨了66%。

尝到了资本带来的甜头,汇源一时风头无两,其快速发展也吸引了大批国内外资本的注意。其中,可口可乐提出以12.2港元/股、总价约179.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。而当时汇源果汁每股价格是4.14港元,近两倍的溢价让朱礼新迅速同意了这项收购。

应可口可乐裁撤销售渠道的要求,朱礼新大幅精简销售系统,削减销售人员,这对销售渠道极度分散的汇源,无疑是自断命门,仅2008年一年,汇源的员工数就减少了近一半。

原本一切都很顺利,但这场声势浩大的收购案最终引起了国家的注意。收购国民品牌汇源,让可口可乐在饮品行业的布局进一步完善,若此次收购成功,国产饮品的生存空间恐怕会被进一步压缩。因此,国家商务部最终依据《反垄断法》,叫停了这笔收购。

这则消息对正在全心为收购做准备的汇源来说,无疑是晴天霹雳。在尝够了资本的甜头之后,汇源最终被资本反噬,气数大伤。

收购失败,无奈,汇源只好拾起老本行,开始重新布局销售渠道,增加销售人员。2008年末汇源的销售人员被裁撤到1600人,而2009年末就暴增为13000多人。而在汇源积极修复自己线下销售渠道时,别的公司已经陆续开始布局自己的线上渠道和自助销售渠道了。

在产品开发方面,汇源陆续推出低浓度果汁、碳酸饮料、混合果汁、鸡尾酒等多个新品类,但收购案让汇源成了"后进生"。彼时这些品类都已经有了各自的黄金产品,汇源的产品并没有优秀到能与已有产品抗衡。

销售、产品开放这两方面都落后一步,加之国人在饮品方面的消费升级,汇源果汁的销售额一直没有太大起色。

2009年开始,汇源的利润一路下滑,2011年开始亏损,到现在,汇源背负的债务已逾百亿。这些债务的年度利息支出就已超过5亿元。更急迫的是,汇源果汁有四支数亿元的债券将于今年到期。

面对这种状况,汇源也开始寻找出路。

今年4月,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。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,天地壹号等将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,占股60%;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,其中还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。

这份协议一旦生效,汇源将完全落入天地壹号的掌控,可谓一场变相收购。而汇源果汁最后一次财务报表显示,其年销售收入为28亿元,天地壹号的同期收入仅为5.5亿元,为汇源果汁的五分之一。

但即使是相当于被这样一家规模不及自身的公司收购,汇源背负的百亿债务还是让对方感到了压力,这场"下嫁"最终没有成功,汇源需要继续寻找新的出路。

背负巨额债务,前路生死未卜。汇源和先锋的境遇,在此时达到了高度的重合。而他们陷入困局的原因,又何尝不一致呢。

张振新起家于大连,在内地发家后,他开始奔赴香港寻找投资机会。彼时小额资金贷款和网上贷款正在起步,他买下在创业板上市的中国信贷的壳,打算以此开展业务,而在香港,创业板的股票很难进行股票质押获得融资。

首次尝试就遇挫折,张振新随即买入了弘达金融和平安证券两个主板的上市公司,但中国信贷的业务还是一直没有起色。

就在这时,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全球火起来,张振新又义无反顾地入了局。他在区块链板块迅速布局了包括矿机、矿场、交易所、Tokenfund等业务。同时,他还成立了一支基金,用于投资数字货币。

2017年,比特币一路看涨,年底一度达到了近2万美元,张振新团队进行了疯狂的买入。而到了2018年,比特币行情一路下滑,从年初的最高点11.66万元跌到年底的2.2万元。

泡沫破裂后,张振新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上亏掉的钱,需要用几十亿为单位计,可谓无底黑洞。

今年7月,张振新对员工称,"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公司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,抵押品价值缩水,处置难度增大;同时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等原因",因此"公司在这个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。"

但谁都知道,他豪赌区块链败北,才是使集团陷入困境的真正原因。

汇源和先锋,他们都自以为抓住了时代的浪潮,实则易受短利蒙蔽,对局势缺乏洞察力。

当时代一个浪头打下,他们都只是从高处跌落的随波逐流者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okeyenp.com/a/257505.html

a b